這是我在伊朗德黑蘭,發生的第二個「住在當地人的家」的故事。

在伊朗旅行時,我並沒有買手機上網Sim卡/Wifi蛋(香港也沒有出售)。對於每天習慣了接觸3C產品的我,在異地時才有藉口與動力去不回覆電郵、whatsapp、不依賴電子產品、與外界斷絕接觸,這樣人才可以聚精會神,細心留意身邊的事。不過,外遊時沒有網絡也有其不便,例如,要與當地人相約見面好不容易!

在德克蘭的旅行第二天,我住在一間簡陋便宜的hostel。而第三天我會住在沙發主人的家,但我必須要在有網絡的環境下才能跟她匯合,可是hostel的wifi收得極差,我們最後只是隨便約一個時間、一個地鐵站相見。

當天我到達地鐵站後,我憑感覺在其中一個出口等候。街道非常冷清,人影也沒幾個。等了十多分鐘後,便按捺不住開口問當地人借電話用。善良的當地人二話不說借我手機,更為我撥打那通電話,成功與那位沙發主人聯繫上。最終,我在該出口外面的馬路成功找到沙發主人,一個旅行的小小難關就這樣熬過去了。

伊朗沙發女主人叫Roji,自己一個人住,所住的單位跟香港的差不多大,我們睡在她家的沙發床上,因此晚上休息時基本上完全佔用了她的客廳,打擾了她的日常生活。她非常好客、友善與健談,每次我們跟她說「謝謝」與「不好意思」時,她總是說不介意,而且更擔心屈就了我們。能在異地找到棲息處,背包客又豈會覺得屈就呢?心裡只有無盡的感激。

到達她家後,Roji知道我一整天仍未吃東西,便為我準備了簡單的午餐,盡是典型的伊朗食物:麵包、芝士、牛油、蕃茄、蛋、乾果。雖然食材簡單,但對於窮旅人來說已經是豐富的大餐。

我很喜歡這個host會給予沙發客適量的自由及私隱空間,因為有些host會希望沙發客跟他每分每秒都有互動,亦有些host為了避免氣氛尷尬會不停講話。我很喜歡跟他們聊天和互動,但偶爾留有私人空間會讓我感到更自在。每個host都有不同性格,遇到與自己性格合得來的host可遇不可求。

我們總共在她家住了五天,這一星期裡,Roji除了開車載我們到宏偉的阿扎迪自由紀念塔(Azadi Tower),亦帶我們去當地food court吃平民波斯料理(波斯料理離不開雞肉kebab、綠色的湯、黃色米飯、一堆蜜餞等等)、介紹她的朋友讓我們認識然後一起去行山、讓我們試穿她的衣服等等。 

阿扎迪自由紀念塔(Azadi Tower),說得上是德黑蘭的象徵,外觀的對稱與協調展示了伊朗建築之美

波斯料理果然離不開雞肉kebab、綠色的湯、黃色米飯、一堆蜜餞等等。我明明只來了三天,但已開始對波斯料理有點吃膩的感覺。伊朗菜不怎麼合我的口味,除了重香料的味道,最大問題是很乾,而且即使有所謂的湯汁拌飯,湯汁都像水一樣稀。

Roji大方地拿出衣櫃裡的伊朗衣裳讓我試穿,之後有幾天我更借出那些衣裳外出時穿著。

說實在的,我並不喜歡德黑蘭,但我很感謝在德黑蘭遇上的好人好事。在飛機遇上的男生是第一位好人,這個host是第二位好人。感謝友善好客的Roji,帶我走進她的家,讓我以最平凡亦是最難能可貴的方式了解伊朗文化。

謝謝陌生人的好心,謝謝溫柔的伊朗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