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東京念完書,回港已接近兩年了。朋友仍然好奇為何我不選擇待在生活質素不錯、 環境也較舒適的日本。沒錯,在日本生活很棒。租房較香港便宜、週末只要坐一小時電車就可以去一趟近郊小旅行(在香港連去長洲亦摩肩接踵)、連鎖店及小店各有千秋。但是,永遠都有一個「但是」,讓我對日本就職為之卻步。

沒有人喜歡加班工作,但無可奈何地,很多工作都需要加班。亞洲國家普遍情況都差不多,但日本不只是需要加班那麼簡單,日本人底子裡崇尚勞動,背後那根深蒂固為公司賣命的文化與集體意識,也帶來了「過勞死」的嚴重問題與狀況。

「什麼是過勞死?」

剛巧前幾天看到新聞,日本NHK承認於一名NHK女記者過勞死的事實。根據調查所得,該記者於兩個月內一共加班159小時,最終因沒有足夠休息而導致疲勞過度,最後被發現在家中躺在床上暴斃死亡。這並不是什麼個別例子,每年在日本因工作而過勞死的死亡案件多達七百幾宗,而且這只是官方數字,真實數字應該更多。

「為什麼日本人不請假?」

從來我只會嫌假期不夠多,怎料日本人卻有假不放。

日本人崇尚勞動,重視集體意識。雖然日本法定假期比香港多四天,但日本打工仔不敢有薪放假。這與日本文化有關,日本人以早出晚歸來證明自己對公司和家庭有所貢獻,即使在辦公室沒事做也好,也不敢下班和回家,以免回家後被家人問「為什麼那麼早回家?」另外,為了不帶給其他員工麻煩,他們不願休息和請假。一世人為公司賣命,把人生貢獻給公司,這就是大部分日本打工仔的寫照。

而最可悲的是,於1960、1970年代,日本打工仔雖然同樣為公司賣命,但換來的是安穩的「終身就業」(lifetime employment) 保障,但現在終身就業已很少見。年輕的打工仔那般賣命,換來的又是什麼?

過了幾年我終於明白,我愛日本,只流於表面。我喜歡到日本旅行,卻不代表我愛於日本生活。無論生活品質有多好,但如果工作文化不適合自己的話,還是越早離開越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